小学写的作文被转载没署名宁波女生怒告三网站侵权

自己的作文,却被人“砍去”署名,甚至还署成他人的名字,并堂而皇之地刊登在八九个网站上,这事你要是遇上,准是火冒三丈!但等你气头过了,估计也就不了了之,毕竟要起诉什么的,太麻烦了!

但是,宁波一名叫尚梦线岁女孩就较真了。在父母的支持下,她将其中3家家网站告上了宁波中级法院,要求对方删除作文,道歉并赔偿1万元。近日,就在要开庭的前一天,其中一被告网站还主动找到了小尚要求和解,并赔偿她6025元!

18岁的尚梦线月份,她考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法学专业学习法律。而作文被侵权这件事儿,还得从今年5月份说起。

当时,临近高中毕业,小尚在为考中国地质大学的自主招生做准备。为增加被录取的几率,她计划把自己小学三年级时写的一篇获奖作文《小法官断案》也提交给校方,该作文曾获得“语文报杯”全国小学组作文赛的特等奖,并被收入在中华语文网上。

凑巧,由于那天中华语文网在维修,无意中,小尚就在别的网站上找到了自己的这篇作文。“大概有八九个网站都转载了我的这篇作文,全都没有署我的名字,有的甚至署着别人的名字”,小尚告诉记者,发现作文被侵权后,她心里很不舒服。

但因为网站侵权的事情太稀松平常了,小尚一度安慰自己,“这也没什么,很常见”,可过了几天,她心中仍觉不平,“不能再纵容这些网站了,否则以后这类的侵权会越来越严重”。

在坚定信心想要起诉网站后,小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母。小尚的父亲是法官,母亲是律师,打官司这件事儿对他们太熟悉了。不过,小尚父母二人平时接触的都是民商类的案子,知识产权方面的案子能不能赢,他们心里倒也没底。

但有一点,他们很肯定,网站在未经当事人同意就刊登了小尚的文章且未署名,显然是侵犯了著作权。既然女儿维权意识强,而且打这场官司对她以后就读法学专业也是很好地锻炼,父母二人爽快地充当起“智囊团”,为女儿出谋划策。

打官司讲究证据,网站若在知道消息后马上删除了作文,那么想赢官司就难了,小尚母亲提议,去公证处公证。小尚由此茅塞顿开,随即来到公证处对被告网站上刊登自己作文的事实进行了公证。

6月3日,拿着公证书和起诉书,小尚一口气将三家网站所属的公司分别告上了宁波中级法院,并要求删除作文,道歉并赔偿1万元,宁波中院随后受理。

在等待开庭的这段时间里,对知识产权一无所知的小尚心里还是没什么底。在爸爸的提议下,她买来著作权纠纷方面的法律书籍恶补了起来。

但谁知,没多久,宁波中院就传来消息,因为被告之一上海某公司的地址错误,所以传票无法送达。找不到这家公司,这个官司很可能就“流产”了,在尚爸爸的再次建议下,小尚亲赴上海,找“被告”去了。

为了官司,虽然夏日炎炎的,小尚也豁出去了,可当她独自一人赶到网站上所写的上海某公司,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小尚很是泄气,一下子感觉那么长时间的努力都白费了。

但幸好有法官爸爸支招:可以向法院申请通过媒体发布公告,公告期满,对方如果还不出现,法院可以判它缺席。几经波折,终于,法院定于11月23日对小尚告上海某公司侵权案进行开庭。其他两个案子也分别确定了开庭时间。

起诉时,小尚还是个高三生;等要开庭时,她已经在中国地质大学的武汉校区读法学专业。

12月25日,还在学校读书的小尚告诉记者,因为父母都是从事法律工作,自己又从小就住在法院大院,所以耳濡目染,维权方面的意识特别强。而就在案子开庭的前一天,上海的被告方也找到了小尚,主动要求和解,为了表明诚意,这家公司已经支付了6025元赔偿金。

为什么主动和解?记者了解到,主要还是对方被小尚的维权意识和较真给折服了。小尚说,官司告一段落后,这家网站负责人还很诚恳邀请她在业余时间通过网络做一些教育辅导的工作。

记者了解到,目前,除了这家网站已经和解外,其他两家网站还未判决,“这次的维权也让我学习到很多,以后我希望在知识产权、尤其是网络知识产权的保护方面做一些学习和研究”,小尚说。

自己的作文,却被人“砍去”署名,甚至还署成他人的名字,并堂而皇之地刊登在八九个网站上,这事你要是遇上,准是火冒三丈!但等你气头过了,估计也就不了了之,毕竟要起诉什么的,太麻烦了!

但是,宁波一名叫尚梦线岁女孩就较真了。在父母的支持下,她将其中3家家网站告上了宁波中级法院,要求对方删除作文,道歉并赔偿1万元。近日,就在要开庭的前一天,其中一被告网站还主动找到了小尚要求和解,并赔偿她6025元!

18岁的尚梦线月份,她考入中国地质大学(武汉)的法学专业学习法律。而作文被侵权这件事儿,还得从今年5月份说起。

当时,临近高中毕业,小尚在为考中国地质大学的自主招生做准备。为增加被录取的几率,她计划把自己小学三年级时写的一篇获奖作文《小法官断案》也提交给校方,该作文曾获得“语文报杯”全国小学组作文赛的特等奖,并被收入在中华语文网上。

凑巧,由于那天中华语文网在维修,无意中,小尚就在别的网站上找到了自己的这篇作文。“大概有八九个网站都转载了我的这篇作文,全都没有署我的名字,有的甚至署着别人的名字”,小尚告诉记者,发现作文被侵权后,她心里很不舒服。

但因为网站侵权的事情太稀松平常了,小尚一度安慰自己,“这也没什么,很常见”,可过了几天,她心中仍觉不平,“不能再纵容这些网站了,否则以后这类的侵权会越来越严重”。

在坚定信心想要起诉网站后,小尚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父母。小尚的父亲是法官,母亲是律师,打官司这件事儿对他们太熟悉了。不过,小尚父母二人平时接触的都是民商类的案子,知识产权方面的案子能不能赢,他们心里倒也没底。

但有一点,他们很肯定,网站在未经当事人同意就刊登了小尚的文章且未署名,显然是侵犯了著作权。既然女儿维权意识强,而且打这场官司对她以后就读法学专业也是很好地锻炼,父母二人爽快地充当起“智囊团”,为女儿出谋划策。

打官司讲究证据,网站若在知道消息后马上删除了作文,那么想赢官司就难了,小尚母亲提议,去公证处公证。小尚由此茅塞顿开,随即来到公证处对被告网站上刊登自己作文的事实进行了公证。

6月3日,拿着公证书和起诉书,小尚一口气将三家网站所属的公司分别告上了宁波中级法院,并要求删除作文,道歉并赔偿1万元,宁波中院随后受理。

在等待开庭的这段时间里,对知识产权一无所知的小尚心里还是没什么底。在爸爸的提议下,她买来著作权纠纷方面的法律书籍恶补了起来。

但谁知,没多久,宁波中院就传来消息,因为被告之一上海某公司的地址错误,所以传票无法送达。找不到这家公司,这个官司很可能就“流产”了,在尚爸爸的再次建议下,小尚亲赴上海,找“被告”去了。

为了官司,虽然夏日炎炎的,小尚也豁出去了,可当她独自一人赶到网站上所写的上海某公司,这里早已人去楼空。小尚很是泄气,一下子感觉那么长时间的努力都白费了。

但幸好有法官爸爸支招:可以向法院申请通过媒体发布公告,公告期满,对方如果还不出现,法院可以判它缺席。几经波折,终于,法院定于11月23日对小尚告上海某公司侵权案进行开庭。其他两个案子也分别确定了开庭时间。

起诉时,小尚还是个高三生;等要开庭时,她已经在中国地质大学的武汉校区读法学专业。

12月25日,还在学校读书的小尚告诉记者,因为父母都是从事法律工作,自己又从小就住在法院大院,所以耳濡目染,维权方面的意识特别强。而就在案子开庭的前一天,上海的被告方也找到了小尚,主动要求和解,为了表明诚意,这家公司已经支付了6025元赔偿金。

为什么主动和解?记者了解到,主要还是对方被小尚的维权意识和较真给折服了。小尚说,官司告一段落后,这家网站负责人还很诚恳邀请她在业余时间通过网络做一些教育辅导的工作。

记者了解到,目前,除了这家网站已经和解外,其他两家网站还未判决,“这次的维权也让我学习到很多,以后我希望在知识产权、尤其是网络知识产权的保护方面做一些学习和研究”,小尚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